可能过一两个月就会把饭店关掉

2017-12-13 12:39

正当小王皱着眉跟记者诉苦的时候,旁边一直一言不发的后厨师傅突然抬起了头问,你说,能把机场搬回来不?

不过,王老板还是期待骆岗机场的旧址,能出些吸引人气的新项目,有点盼头总是好的。

出了小王所在的饭店,记者又转了一圈。在一家由两幢徽派建筑组成的饭店,大铁门紧闭着,一个人影也见不着。机场搬走一个多礼拜后,他家就停业了。旁边小卖部老板说。路对面一家曾经颇受欢迎的饭店,门口倒还停着些食客的车辆。一位经理告诉记者,现在店里基本都是专门开车来的回头客,以往一天营业额十几万,现在差不多也就两三万了,员工也精减了三四十人。

新桥启用,骆岗落幕。在人们纷纷把目光投向壮观的新机场时,通往骆岗的老机场路正渐渐被人遗忘。很少有人注意到,与老机场一起告别的,还有这条路上的不少饭店曾几何时,借着地理优势,它们红红火火;而记者昨天探访时发现,本就受到修路施工影响的它们,在机场搬迁后的一个月内,已经开始悄然消失

不同于其他饭店,无论从哪条路去骆岗机场,都会经过这家饭庄。其他家生意多少会受到修路影响,我们家倒还好。不过,随着机场的搬迁,让小王意识到,什么叫天大的影响。我们最大的客源就是往返机场的旅客。以前一天能做两万的营业额,现在能有千把就不错了。小王指了指大厅角落的一桌客人,看看,中午就这么点人。而以往客流量最大的晚上,现在基本都是光头。

另一家饭店门口,插着一些招揽生意的小旗,店老板在门口晃悠,反正也没生意,插一些旗子,多少吸引点人注意。店主王老板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房租、水电、税费、员工工资,加上给辞退的四十名员工的遣散费,他这个月的损失已经有十多万。机场路和繁华大道开始修路的时候,生意就受到了影响,但也还能维持。现在算是彻底没客人了。王老板说,如果生意仍没有起色,可能过一两个月就会把饭店关掉。

中午1点,小王和后厨师傅在饭店大厅的桌子边坐着,时不时掏出手机,看两眼,又收回去。以往这个时间,他一准是在后堂忙碌。这已经是他做闲人的第27天。闲下来的小王,心里其实一点也不高兴饭点没事干,很可能意味着失业。不过,小王似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这个月已经裁掉三十多人了。原本有大概四十名员工的饭店,现在仅余六七人。